您的位置:主页 > 4455544大众免费印刷 > 国学创新的国学创新宣言

国学创新的国学创新宣言

发布日期:2019-11-17 09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首先创立电子词汇于百科,学者日不落,大智若勇。新国风之命意横跨国学领域,实为“国学创新”之核质,且古典文学为国学所属,故而以小题而大做,道理如下:王泽生学术思维,作为中社的核心组成部分,其实早在2000年就开始撰述诗歌创新理论,相关课题已经申请了国家论文证书,特有证书之颁布日期为佐证,因而无虚余也。虽然厚重的文稿只夹杂在一米多高的其他类别的旧稿之中,毕竟,琨黄的灰尘敷衍不住事件的存在和真实性,即使与某君兑付公堂,又何足怯步。正如网友宁姿说:“废墟也许可以掩埋生命,但掩埋不了真实、希望与梦想。”。也就是说,王泽生对诗歌创新问题的研究,要早于2003年,成就要远远非常人所能及也。至于,旧卷诸内容,当择日键盘之,公布,以绝诋毁之论调。其余何顾之有?

  从2005年就开始了对辞赋等古典文学的学术研究,此后,历经辗转,于2007年5月洛阳辞赋会议之后,王拒绝邀请参会并及时纠正会议之错误路线,终于引发“巴尔干风暴”——中华辞赋革新运动于07年5月4日爆发,暨日王泽生、蒋红岩等相当一大批诗人、作家,联合发布王起草的《中华辞赋革新运动宣言》,史称“五四宣言”。之后,王蒋创建中社,创建文化汉学论坛——中华辞赋社区,开辟中社光辉道路,并不断获得重大学术突破。中社,作为非注册的民间自发的学术同盟运动,敢于创新、敢捍卫护学术尊严、敢于用铁的态度抵制文化错误主张与学术腐败的,2007年度爆发的最重大的三次“南北论战”,就是例证。实事求是,求是求真求本求源求创新,是中社学人的学术灵魂。中社学术成就如下:辞赋三大运动、辞赋汉学学科、赋学评价基础理论、辞赋批判学、新古文学科、新赋理论,三大改革(辞赋革新、骈文改革、汉诗创新)等等,在王巨大而艰辛的科研下,不断出台。这些理论成果,可统称为“国学创新”学说。

  国学创新,是个科学的体系,正如评价思想那样是一个科学的系统而绝对不能给以分割开去。国学创新的提法是合理的确切的精准的,创新是在继承古文化古典文学传统的前提之下进行的,而且更侧重创造。换言之,创新是“国学创新”的灵魂,是古典文学延续的核心文学生产力。那么,以革新派为代表的新赋作家群(以革新派的文学主张为标志),所取得的赋学创作成就,绝对不在所谓的新国风诗派之下,据笔者结断——仅仅王泽生本人创作的200余篇辞赋,其中的部分作品,是当代别有特殊的抒情小赋,王泽生某些辞赋语境意境创造要远远超越“所谓的古典打油派”。只不过,王某网络发布的不足二三十篇,提供给部分文朋诗友阅读的也只百篇而已,其他不愿示人,文之冷暖,惟己自知。记得当年回复陈毅同志的信里也如此言之。

  王泽生,对于官衔、地位的奢望,总是低调的态度,先后拒绝了谢绝了一系列职务与文衔;先后放弃参与洛阳辞赋会议、兰州辞赋学术国际会议、北京世界汉诗大会;多次放弃多家网络论坛开辟学术专栏的机会。这些鲜为人知的往事,蒋公刘翁是了解的。但,这些并不妨碍王蒋陈三大革新先锋坚决捍卫学术的严肃态度。尤其是王泽生,坚决回击批判“辞赋顽固派”的运动,证明了中社对于学术创造的立场与决心。话再说回来,王所形成的系列理论统称为“国学创新”工程,其重要组成部分就涵盖了中国古典诗歌领域,有存档于世界汉诗协会的“汉诗创新宣言”为凭据。因为王泽生始终在为这个学术寻找一个总称谓,那么,新国风正符其题旨。新国风所概括的是国学理论的创新特点与学术发展方向。国风者,国之风也。因为中华五千年文明的重要特点之一,就是一个“风”字(这是央视百家讲坛专家所作出的重大论断)。

  国风者,先秦之前,先秦之后,曾影响了历代散文、骈文,以至于唐诗宋词等后世文学发展的走向。国风的灵魂究竟是什么呢?一言以蔽之,现实主义,现实主义是浪漫主义的基石。文学离不开人,文学是写人的文学,文学的源泉是生活,生活是一切文学创造活动的本源,辞赋革新的主张是这样的,中社学术创造活动也是深入实践的。然则,从实践当中,总结而来的新课题“国学创新”的总特点——新国风,正是用现实主义的方法,去解决文学创作的实际问题。可以这样认定,即便是古体诗词的革新,也离不开灵魂性的理论。为学术课题命意一个最精准的称谓,理所当然,责无旁贷。不然,就等于一个人那样,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,就等于没有灵魂(语)。中社断然使用“新国风”作为学术标识,客观科学,在挑衅面前,中社当然是寸土不让的。学术原则问题,没有任何商榷的余地,哪怕是天皇老子过问,必当尴尬相觑也。兜售了学术原则,等于腐败,何以委身创新呢。王对于学术严肃的态度,浙江大家陈鱼观先生,是有所认同认可的。孔子云: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;其身如正,不令则从。国学创新,在国学热的今天,上至易中天、于丹,下至王泽生,一者解读了古代经典问题,另者则解决着古典文学继承创新延续的课题。两者同脉归宗,互为印证,均为国学文学文化创新,这个文化思潮,创造了新的文化文学生产力,谓之以“新国风运动”,有何不可呢。

  国学创新,这两个词汇,连读互用矛盾否?非也。国学概念指称范围虽广阔,而其运动的属性决定着新境界的拓展,在量与质运动的“哲学度的天平上”,其砝码定位就是创新。创新是国学杠杆的支点。国学与古典文学的关系问题,或国学研究与当代古体文的关系问题,比如在辞赋领域:新赋文学与国学创新的关系是互补的。这里须重申一点特别之处,当前所谓的国学热,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国学热,仅为一种“中国传统文化热”罢了。中国社会的真正的“国学复兴运动”并没有真正全面到来,拂去经济社会膨胀的迷雾,掸尽媒体炒做的光环,国学帐前幕后,国学大师健在的究竟还有几人,即使健在的,也都古稀或近百岁期颐,在东方大国崛起的背后,无不留落几多遗憾——若干国学大师相继与世长辞。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着,怆然泪下也。国学属学术,文化则是一种社会历史积淀物现象,是人们长期创造形成的产物,是社会成员共同承载的复合体。学术可包含于文化之中,但任何文化现象不可能都称之为“学术”。故,当前并非纯粹的中国国学热,因为传统文化与传统学术的界定被混淆。文化有时为物质文明,显性文化。国学则为抽象的学术问题。自古至今,国学常有,大师不常有,大师一批批辞世,空余国学材料。当下,中国国学尚无巨大成就产生,就说明没有一批大师出现,何来谈得上“国学热”呢?难道易中天重复讲解三国,于丹剖析庄子就是热了国学了么?而中社所倡导的“辞赋革新运动、国学创新”,刚刚起步,前途扑簌迷离。

  国学、中国学术、中国传统学术、中国学研究。自2005年夏以来,“国学”一词频率与其热度与日俱增,大学国学院,小学国学班,网上遴选大师,如火如荼。另,百家讲坛,专家献宝,经典轮流坐庄,现在的中国思想文化界,可谓只有百家而无学术争鸣、只有百花齐放而无文艺批评。市场经济背景、人文精神的失落,严重地存在着重建问题。依笔者来看,中国改革开放,继续失误的还是个“教育问题”,这是任何金银与GDP都替代不了的问题。要知道,国学的民族特点主要有两点:一者是道德,一者是治学。前者强调修身养性、完美人格,文如其人,学如其人;后者强调循序渐进、实事求是,治学求真,实录实学实践。

  在国学与古典文学领域,经常撞见几个词汇:复兴、创新、复古、拟古,其间是有区别的。有人说“其诗歌的文学目的就是复古”,此观点是彻头彻尾的无知主义,谈不上文学观点的危险性。因为,如果其所谓的古典诗歌真的达到了古人的水平,曰“复古”,那样的复古充其量也就是拟古主义。复兴则是创建曾经发生过的一个新的人文高峰,需要一批大师出现。革新,是在原固有属性基础上,剔除其中不合理部分,进而创建新的内容,创新比革新在含义上更递进一层。赤裸裸的复古思想,根本就站不住脚跟的。请看“复古”一词的本义:

  上面所列举的事例,从正反面都真实可靠,足以说明复古路线是文学极端主义。阻滞王泽生使用“新国风”一词,恰恰其诗歌思想为复古,前后自相矛盾,其诗歌创作主张岂能命名“新国风”。王泽生在“辞赋进化论”中阐述过“文学是不断演进的科学”。孤立地把复古公式化,取代创新,写出的诗歌作品也无非是下九流。有人公然叫喊古为正宗古当至上,纳粹主义疯狂的吆喝,盲目“异端崇拜”古典,对于古典文学,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半瓮之水形如斤八两二。才能二字,才华横溢乎,能力超群乎?在复古的旗号下进行诗歌创作,美其名曰“新国风”;在文学创作上,不愿意在社会生活中判断是非、权衡素材的取舍,但凡闭门造车,写出的古体诗,于瘪三何异呢?干巴巴的一条筋,怎样凸现诗歌是生活的眼睛这句哲语呢?新国风,打破现代文明对传统文化的学术垄断和创作封闭,汲取西方精髓,俯察世界,创新汉学,接轨世界。

  为什么王的国学创新理论,不总称为“新国学”,而定义为“新国风”呢?国风,原指诗歌,似乎与国学这般大的概念压根就不搭边。此论非也!国风,被引申后,辅之以新,创新的国风,谓以“新国风”。因为中国现阶段正从以中国传统文化热,向真正的国学热过渡,中国国学复苏已经开始了。上至易中天、于丹、余秋雨、于丹、王立群、阎崇年、孔庆东、郞咸平、余世维、曾仕强、姜汝祥、林伟贤、陈安之、李开复、张锦贵等人的百家讲坛学术活动,达及古今,从中国传统的角度,诠释了曾经的中华文明,可以说象牙塔内的学术对于推动国学普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专家讲坛之后,其讲义书市销售火暴,学术明星与学术经济开始形成文化眼球效益。尤其在2008两会期间,宋祖英提交的在学校开设“繁体字”教育的提案,逐步把国学基础与后备力量的培养,渐次纳入了国民教育体系。因此,只能说现阶段的所谓的“国学热”是“中华传统文化热”作用下的国学大普及。中国经济迅速爆发式发展,从20世纪80年代以后,几代人更迭,70后80后90后,几乎对曾经的中华文明知之甚少,现在的大普及为国学循序渐进之原理也。同时,2008年之后,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新纪元到来,中国物质与文化财富的不断积累,直至2020年前后,中国经济总和将有一次大爆发,中国将实现“龙出沧海”之伟大复兴的转折点。换言之,2020年前后,中国大批的国学成就将出现,一大批国学大师同步产生。

  “新国学”范畴内的新论说。新国学如何去理解呢?新国学,在网络中有个定义,主张“建立在原国学基础上”,而“从本质上别于国学”的新国学体系,既然根基未变,本质如何区别呢。这个观点,不伦不类,换汤不换药,是逻辑的错误。新国学,虽以文化和社会为基,但“撇开传统国学上多样化所存在的糟粕”,竟把曾经国学自经典诬为糟粕,也不知所指的那些是糟粕。假使其重新提出国学概念,无非是肤浅的道听途说罢了。新国学的专著有《简明新国学》、《新国学论》等,论述的是人文国学(人文方面已经有专著和专属文化传播机构)。新国学的另一部分“文艺国学”,文艺方面尚未有人建立新学术体系,尚为空白。而新国风则不同,存在着新儒学、新道学、新法学等,内容统摄全新流派,立全局以窥国学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六合开奖结果现场报码 - 六合之家高手坛 - 677966.com - 4455544大众免费印刷 -